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太极拳理论 >> 太极拳理论 >> 详情

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太极拳一代宗师——陈照丕

来源:河南陈正雷太极文化有限公司?陈家沟太极拳馆  发布日期:2012-06-17 23:13:00  字号大小:T|T|T  点击次数:4556次

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太极拳一代宗师——陈照丕



怀念伯父恩师陈公照丕诞辰120周年暨逝世40周年



陈正雷



      1972年12月30日下午4点30分,在温县人民医院住院部,太极拳一代宗师陈照丕(1893、4、8—1972、12、30)驾鹤远去,离开人间 。陈家在悲痛,拳界在悲哀;感天地泣鬼神,太极巨星陨落。

      40年似乎就是一瞬间,恩师的音容笑貌、和蔼可亲的面孔,时常还在,记忆犹新。他渊博的知识、精深的技艺、谈笑风生的身影;他诲人不倦、无私奉献的精神;他严厉活波、认真负责、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……都深深地记在心里,印在脑里。

一、不平凡的人生

      陈公照丕(1883一1972),字绩甫,河南省温县陈家沟人氏,是太极拳宗师陈长兴的四世孙、太极拳大师陈登科之子,陈家沟陈氏十八世、太极拳第十代传人。他幼承家学,随其父登科学习祖传太极拳,登科故世后,又师从十六世祖延熙、十七世叔父发科等先辈继续深造。陈公照丕少时练拳非常刻苦,日练拳30遍,不论严寒酷暑,朝夕不辍。21岁时外出到甘肃、河北等地教拳;七年后返乡,任县国术社教练。1928年,陈公照丕受族人推荐,应同仁堂掌柜乐佑申、乐笃同邀请到北京(当时称北平)传拳,在宣武楼立擂,17天未遇敌手,名声大震。之后,北平大学、教育部等十多家单位聘为教练。 原汁原味的陈家沟陈氏太极拳之精奥始为人知。



 



1935年在南京照



     1930年,陈公照丕应南京市市长魏道明邀请在国民政府教拳。1933年任全国运动会国术裁判,第二届国术国考评判委员。1935年在南京出版《陈氏太极拳汇宗》,国民党元老于右任题写书名。1937年,抗日战争爆发,南京沦陷,陈公照丕返回温县,在抗日将领范廷兰部教部队大刀;后于洛阳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、河南省教育厅等教拳。1942年应邀到西安黄河水利委员会教太极拳,张含英主任当时一同学习(张含英解放后任国家水电部副部长,长期坚持练习陈氏太极拳,活到105岁。),这是当时陈氏太极拳的老师直接在国家政府机关教拳的唯一的老师。解放后在黄河水利委员会工作,1958年退休返回温县故里,专一传教拳法,陈家沟一系的老架拳法主要由他传播。



 



1958年退休回家照



       陈公照丕学识渊博,理论造诣极深,先后著有《陈氏太极拳汇宗》、《太极拳入门》、《陈氏太极拳图解》、《陈氏太极拳理论十三篇》等书。洋洋数百万言,阐述太极拳原理,深入浅出。其理论著作篇幅之巨,内容之富,为历史所罕见,对陈氏太极拳发扬光大,作出了卓越的贡献。

  陈公照丕一生传授拳术,不图名,不为利。他1928年到北京,是陈氏拳在京都传拳的第一人,从此陈氏太极拳的精华,方为世人所知,并澄清了争论上百年的太极拳源流问题。他晚年返回家乡,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,培育出下一代新人。像现在世界众多爱好者口中的陈氏太极拳“四大金刚”陈小旺、王西安、朱天才和我等一大批活跃在当今陈氏太极拳界的中坚力量们,基本都是这个时期培养出来的。

  一度衰落的陈氏太极拳能在几十年的战乱之后得以中兴,陈公照丕真不愧为陈氏太极拳发展史上承先启后、继往开来的一代宗师!

二、我心中的恩师伯父陈公照丕

  我是1949年农历5月出生,孩童时期就经常听前辈老人讲陈家沟历代先师们的传奇故事。像陈王廷考场杀鼓吏,陈敬伯打死黑狸虎,陈申如、陈恂如双英破敌,陈公兆力敌疯牛,牌位大王陈长兴,陈耕耘走镖山东,杨露蝉三下陈家沟学艺,陈延熙袁府教拳,孤胆英雄陈照海……尤其是1928年陈照丕京都立擂、1929年陈发科艺惊北平,后叔侄俩传拳南北二京,使陈家太极拳名扬天下。这些传奇故事听起来津津有味、惊心动魄,让人永世难忘。叔祖发科、伯父照丕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就是极为敬仰的一代伟人。可惜的是,与叔祖发科仅有一面之缘(1954年他回家探亲时),1957年他就与世长辞。

  伯父照丕自1928年离开家乡,在外辗转传拳30年,于1958年春节回乡探亲。他看到家乡历经时代的变迁、战乱的影响,练拳者寥寥无几;太极拳的传承面临着青黄不接、即将断代的危机。这些情况使他心急如焚,在家没住几天就匆忙赶回单位,要求退休辞职回家。当时黄委会管人事的领导说:“你现在退休只能拿40%退休金,再有几个月政策下来就能拿60%以上的退休金。”照丕老师说:“没关系,你就是不给我钱我也要回去。”就这样背着行李,带着太太吴淑贞毅然决然返回故里温县陈家沟。

三、无私奉献

  照丕公回去就住在陈家沟村最南边坐北朝南的三间街房里,南边就是一望无际的黄河滩。院子大门朝北,门口有一个百平米大平台。第二天就召集我们十几个人在平台上开始练拳。介绍他的新太太吴淑贞是当年的穆桂英,他在前边教拳,她在后边给我们辅导,两个人配合的非常默契。我们都叫她新五娘,新五娘是南京兴华人,是伯父在南京政府教拳时认识结婚的,会做很多南方的菜。大家都很喜欢她!

  照丕老师在家教拳第18天,温县教体委的安主任就拿着省里有关部门来信说:“照丕老师虽年老退休返乡,也不能卸掉教太极拳的责任,望温县有关部门支持,协调安排好照丕老师的工作。”县里来人将照丕老师接到温县城,安排到县招待所。第二天就在县直机关开始教太极拳,后又安排温县第一高中全面推广普及太极拳。就这样,已65岁的老人不顾路途疲劳,来回奔波于县城和陈家沟之间。那时交通不便,老人家又不骑自行车,只好靠走路来回于5公里路程,既不影响县里课程,又不能耽误培养陈家沟的学生。现今60-70岁的原温县机关干部、一中学生和陈家沟的村民,练习太极拳的均受益于照丕老师。照丕老师在县招待所住,每天早上6点钟在老县委门前教县直机关干部太极拳,在大家没去之前,他总是提前到自己先练,练到热时就将棉袄棉裤脱掉,穿单衣短裤在练。这时有些起早的行人看到就笑,大冬天怎么会有这样的人。照丕老师就在这种情况下写诗一首:

           披星戴月五更天,起床练习太极拳;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怕寒冷风刺骨,单衫短裤不着棉;

           行人观看笑绝倒,笑我古稀学少年;

           摆脚跌叉能铺地,二起双足满天飞;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拳术不知老将至,名利于我如云烟;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愿服务为人民,康乐幸福保平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1958年河南省武术表演赛在郑州召开,照丕公荣获太极拳第一名。1960年全国武术表演大会在郑州召开,照丕公被授予“全国太极拳名家”称号。1964年,当选为中国武术协会委员(当时河南就两个名额,另外一个是卜文德老师)。

  1958年,中国当时正在搞大跃进、大办钢铁、人民公社阶段,人心浮躁,静不下心来。1959---1962年是大跃进过后所谓的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没有粮食吃。人们都挖野菜、吃树叶树皮、吃草根。人人自危,面黄肌瘦,浮肿,甚至饿死人都有。能坚持练拳的人几乎很少。那时的我年龄尚小,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;个人生活现状是和一个疯癫老娘相依为命,家里一贫如洗。照丕老师为鼓励支持我练拳,将温县政府分给他的30斤黄豆,自己不舍得吃送给我。在那样的特殊年代里,真的是这袋救命粮,我才免于饿死。

  照丕老师给予我的,除了物质资助,还有精神食粮。他经常鼓励我说:“小雷,无论再苦再累,一定要坚持,坚持就是胜利!太极拳是咱家的传家宝,咱家世代相传,名手辈出,可不能到你们这一代失传了,那可是上对不起祖先,下对不起子孙,子孙万代都会骂你!”而且常讲一些古代先贤和前人先辈的故事。比如师旷制五音,师旷为了不受干扰地创造音乐,用盐水将自己的眼睛洗瞎,静心入静,终成音乐创始人、一代宗师。又比如我们的先祖陈秉旺、陈长兴、陈耕耘等都是日练拳30遍,30年如一日。有吃的练,没吃的也练;出去打工时,口袋里装两把炒黄豆,饿了吃几粒黄豆喝口凉水也要坚持练拳。后来,我才慢慢体会到伯父在关键时送黄豆的深远用意。

  1963—1966年初,中国实行刘邓路线“三自一包、四大自由”,分田到户,责任承包制。农民有地种有粮吃,生活慢慢好起来。陈家沟练拳的风气在照丕老师鼓励和带领下,慢慢恢复起来。县体委安俊珍主任带人到陈家沟成立“温县陈家沟太极拳业余体校”,村支书张蔚珍任校长,照丕老师任总教练。在县政府、村委会的支持下,陈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