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太极拳理论 >> 太极拳理论 >> 详情

太极拳实战解

来源:太极网  发布日期:2012-05-30 00:57:09  字号大小:T|T|T  点击次数:4182次

        何谓实战?未起手,先陪形,且自始至终皆陪形。
  何为陪?只在力点做文章,随字上面下功夫。有一处不陪,就担一处风险。遇险不怕,只随动而已。遇力陪力,把握力距。遇劲陪劲,把握重心。能陪力陪劲达三节者,触手必能洞悉敌之虚实变化,依变化发,潇洒自如。
  何为发?只在一动做文章,走字上面下功夫。发在人之后,中在人之先。力大幅度大,处处可击。力快身子死,让开便是。力打人不知,劲发莽撞人。起手就是拳,抬腿便是脚。三节处处皆是手,力到身走无消息。
  或打或发,或中或空,一碰就走,身不在原位。力中,我打法老道;不中,我闪身避祸。战一人,身形恍惚如敌万人;战万人,力杀一处如敌一人。能于身换位移之动中发力透身者,即最高层次之力矣。
  起手发人于丈外者有三,其一,彼鲁莽失重,我抢身夺位。其二,彼死桩身僵,我力透重心。其三,彼高架盖顶,我力向死角。此可遇不可求,非陪形老辣,知力知劲者不可为,乃平常一力之关系耳,非内家最高境界。然不知形体变化者亦可为之,皆傻徒依样送身送力,为师照此葫芦画瓢,自诩内功纯厚之内家高手,号称大师,宗师等等,此固定模式毫无实战意义,只增笑料耳。如乒乓运动中的扣杀球技,非自己扔球或别人按样给球而扣杀者。学者详辨为要。
  武术招式,套路应该建立在随时能调节出有效化力与发力的基础上。其目的,在于解放身体,更有利于力的变化。而不是用那些与有效化力与发力无关的理由,一厢情愿,凭空遐想,荒诞不羁的说法,来束缚自己身体的。
  固然传统招式,套路中,有不少符合此观点的动作,堪称精华。可围绕这些精华而泛起的那些沉渣,早已经把本来的精华弄得面目全非了。
  武术的本质就是技击,一个脱离了本质的东西,还有其原来的作用和价值吗?为了强身健体和舞蹈而言,武术可以提供些各取所需的锻炼方法和动作造型。可以此来代替武术的本质,鸠占鹊巢,就显得不是糊涂就是混蛋了。
  对于武术的定义,我们自己先说不到一块去,只得各取所长,逐条罗列,没有一个准确的阐述。当一个专业组织脱落为一个虚假冒牌,争名夺利的骗子俱乐部的时候,我们武人还对它有希望和信心吗?况且它一开始,就被那伙打把势卖艺,敲锣耍猴,按摩捏脚,装神弄鬼,开转劈石,卖大力丸的挤满了。而真正的武人,却屈指可数。就好像一块上好的精肉,上面爬满了蛆蝇,看上去势力壮大了,也很有活力,其实那些蛆蝇把整块的精肉都毁坏了。这样的精肉还能吃吗?除非那些黑心的厨子做的出来。而我们的武管中心,正在干着黑心厨子所干的事情。
  我支持散打,不管他有多少不足之处,可它毕竟或多或少的体现了武术的本质,同时也正朝着我们武人理想的目标发展。这里没有门派之争,只有人体力和力与力技术的探索,从支持并参与现代散打做起,莫要求全责备,多些磨合容忍,逐步完善武术的徒手和器械技击技术与竞赛规则,以还原武术的本相。擅长硬气功者发力,必有一足够的力加速空间,以增加力点之冲撞力量。然其形体幅度过大,加速时间过长,只能对各种不知形体变化者形成打击。同时也给对方造成了可乘之机。过于贪重拳发力者,亦如此。  
  余等曾问技于师父:实战中,如何应付力大体壮者?   
  师曰:有不与其力顶撞者,力大亦无用。然能如此,非知陪形者莫属。  
  又问:实战中,如何应付连环快击者?
  师曰:凡连环快击者,身必不知变化,难以随动身之整体。把握力距足矣。  
  又问:何为力大?何为快?  
  师曰:发力成桩为力大。力从桩下生,骨骼支撑,一触而就。人不知方为快。眼能看着,身能动着,极速亦不快,因它快而无益。  
  又问:整体力与整劲可是高层次发力?  
  师曰:发力无层次之分,唯有于运动中是否合理之分。合理者可打人,不合理者,反授人以柄。尔不见整体力与整劲大师们被拳击小子揍的抱头鼠窜吗?  
  又问:由着熟而渐悟懂劲,由懂劲而阶及神明。怎么解?  
  师曰:双方之力一碰即逝,一个来回为一着。如此勤练,熟能生巧。能在一碰之间感知对方力之趋向与身体变化为懂劲。再如此勤练,熟能生巧。能于一碰之间,随对方形体之变而变,其重心,死角,基点之相互关系明了于心,引进落空,四两拨千斤,发人于丈外等诸般神迹已不成难事。能如此,则已是神明。  
  又问:明劲,暗劲,化劲。怎么解?  
  师曰:说劲必带桩。能于一碰之间,将周身肌肉之力作用于力点者,为明劲。此依形体变化,一看即知。能于一碰之间,将周身骨骼支撑之力作用于力点者,为暗劲。此依劲路变化,一触即知。能于一碰之间,将对方力点承化于无用,同时从此力点将己之足下之力,于对方发力时传递而出。此须丹田鼓荡之力可发。为化劲。  
  又问:缠丝劲怎么解?  
  师曰:武学中无此劲说法,唯有翻裹之力。是因贪手而被擒拿时,力点处理中翻裹手指之法。早年义和团信众中,炮锤世家有此说法。陕西炮锤,河南炮锤,河北炮锤之多。其击掌弹脚,躲地哼哧,以壮其威。老颠沉步,一动三晃,戏曲台架。惊炸弹抖,死桩拧身,足证其不知实战力之传递催生。只是对死劲设的套,你一快,一变,它就没用了。即使你什么也不懂,力大胳膊粗,钻进他的套,那缠丝劲也不顶用。此名不副实,该叫缠小劲与死劲更为合适。乡间小儿的拧胳膊绊腿,就是此劲。
  武学之人体力从何而来?  
  力从桩下生,一言道破武学中人体力的根源。  
  一闲人平日抓耳挠腮,扣脚搓手,一指皮肉之力足矣,何来力从桩下生?  
  一妇人平日烧火做饭,洗衣打扫,一臂皮肉之力足矣,又何来力从桩下生?  
  这等发力,虽是人体力,可并非武学中之人体力。武学研究范畴,为冷兵时代军旅中之搏击技术。试想,两军交战,两马相错之际,或徒手,或兵刃,最小需多大力,才能将对方冲撞马下?徒手冲撞,其人体力作用之最小力量,需以克服一成人之体重为准。不然,不足以在徒手搏击中,给对方造成威胁。  
  然一人体重之力,纯由一臂或一指单独承担,不是不可,非骨粗筋壮,力大肉厚者不可为。却失去武学技术研究之本意。若由全身协调,共同承担,能将双腿之力与腰胯之力发挥出来,有所担当,则一文弱书生足矣。  
  若以自身雄健体魄之蛮力,炫耀武学技术,就如同以病态挖眼抓裆之下三滥手段号称功夫,来炫耀强健体质。与象棋冠军他比拳击,与拳击冠军他比象棋,还自以为得能,号称象棋冠军和拳击冠军不是他的对手。东拉西扯,不知所学为何,心里仅存胜败之念。探讨理论,只知其先辈英雄佚事,自己见过那些名人,技术层面一概不知。阴阳五行,宗教玄学,拿些自己也不懂的东西糊弄武学,以示高深。  
  不但无知,而且在炫耀自己很无知。
  就以强健体质而论,内壮其五脏六腑与灵魂,外壮其骨骼肌肉与体型。内壮与外壮具佳。若以武学技术而论,探索搏击方法与技巧,小力胜大力,速慢制速快之巧力妙劲为上。才是我武学发展之正途。

  桩为双腿之合力。此合力,由蹬力与调节组成。可双腿同时蹬力,又根据重心之变化而同时调节。可一腿蹬力,而另一腿调节。亦可互换。然无蹬力与调节之合力不为桩矣。
    桩不动则无用。分死桩与活桩。死桩为马上用桩,以马步最为典型。裆部园虚撑开,双腿蹬镫夹鞍,腰胯合力。则马奔跑起来,蹬力与调节并用,身体灵活自如,力从桩下而生。活桩为马下行步用桩,以三七桩最为典型。裆部园虚撑开,重心前三后七,后退蹬力,前腿调节,可互换。然不可停止不动。须依彼之运动而动,要进前腿先进,要退后腿先退,要左左腿先左,要右右腿先右。腰胯合力。如此则重心无须大幅度调节而身体灵活自如。力从桩下而生。
  桩之练法,须依所用而练。不可盲目而练,盲目而用。桩之用,在于上身上肢用力时,通过腰胯合力的周转调节,下肢支撑牵拉,随力而蹬。使得周身之力为此力而合,周身之动为此力而动。
  如同推一独轮车上坡,其身即为一合理活桩。由脚而腿而腰,形于手指。周身上下完整一气,节节贯串。既不断的蹬力与传递力,也不断的调节力之变化与自身重心稳定。随独轮车之动而进退伸缩,动急则急应,动缓则缓随。进则同进,退则同退。其力不即不离,忽隐忽现。无使有凸凹处,无使有断续处。连绵不断。我之动,全为独轮之动而调节,不由我。舍己从车。由费体力能推动车,而把握车动中力的变化与车的重心变化,由此而更加省力的推车上坡,则阶及神明了。  
  推车用劲分为三种,以周身肌肉之力控制车把,则形体变化调节,幅度明显,是为明劲。以周身骨骼支撑之力控制车把,看似形体不动,其脚下与腰胯之调节却源源不断,是劲路变化调节,非触其身不能觉察。是为暗劲。若将车把顶与腹上,其调节由腹内鼓荡而就,脚下蹬力以腰胯直接传递,是为化劲。  
  用桩在于蹬力与调节,在于运动中的不断变化,不在桩形。和尚推车,道士推车,俗人推车都是如此。若以模仿推车动作之造型,以为推车。自诩感觉如何,内气从何而来,到何而去,大小周天如何运行,海底百汇如何接通,意念如何推车而行。我以为,此人不是痴人便是疯子了。
师父曾与吾等谈起徒手实战之有关问题。  
  师言:欲与人相搏,须外知其形之动,内知其劲之变。然劲之变必藏于其形之动中。非知形不能知劲。露形陪形,接劲陪劲。
  有形无劲,其力一触即逝,则陪形杀身足矣。
  有形有劲,其力触之则变劲入身,须陪形陪劲,随动周旋。不知其重心困于死角,发亦无益,徒增其所乘之机而已。
  无形有劲,为习劲路之动耳。最怕陪形不接劲,随动而点击。以此为战,仅增笑谈。